炮兵营app

迦夜睨了她一眼,“夫人,有的时候,莫以小事而不上心,免得招坏人惦记上了你都不知道。”

“我又不是招黑体质,至于会被人惦记吗?”

“那甄娘不是你招惹回来的?”

“呃……”

云邪抽了抽嘴角,看看他说的这话,真的是让她无语死了。

可是,偏生还辩驳不得。炮兵营app

确实,如果他不来的话,她很大可能就会与这甄娘杠上了。

本来就没恩怨,结果因为别人家的人事,反倒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走吧,该去逛逛这月神海城。”

迦夜没再理会她的郁闷,牵着她的手,直接去逛街了。

坦白说,不管是迦夜的前世,还是今生。

他与她是第一次纯属毫无目地的转悠,二人这一转,结果还真的买了许多东西。

初秋快乐乐章纯真迷人

比如说,拥有大悲岛个性的衣裳,还有一些小饰物。

云邪并不觉得这些东西有什么值钱的,而迦夜更是把看中的直接全买了,事后答之:把它们带回去景南郡,也可以给他们分礼物。难不成你要空手回去?

经他这么一说,云邪也只能乖乖大肆采购。

他们在购买东西的时候,还是有听到关于北万寒的事。

在这月神海城,四大家族的一点破事,都能传得满城风雨。

尤其是北万寒中毒的事,也没掩着盖着,自然人人知晓。

“北大少爷,怎么就中毒啊?”

“嗐!你不知道吗?那北大少爷其实是被府中的奴才给害的!”

“啊?有这样的事,哪个奴才啊,这么胆大包天?”

“我听说了,是一个叫什么离歌的男子害的。现在那奴才被千刀万剐呢!尸骨直接被扔在大门,引来了饿狗们的残食。那死相,真的很恶心!”

“那是活该!如此毒害主子,本就该诛死!”

“……”

众人七嘴八舌,你一言我一语的在这里说起了北万寒的事。

云邪本来还有兴趣挑选饰物,听到了这个真相的时候,有些心绪不宁。

离歌,她当然知道这人是谁。

裴离歌与乔敏都是在济平所相依为命,后来乔敏死后,他便孤身一人去了北家。

他是要找北玉宸报仇,可他怎么就毒害北万寒了呢?

而且,云邪当时还请北万寒照顾离歌,结果现在却成了离歌毒害北万寒!

这事情无论怎么看,都像是有问题啊。

云邪低着眼帘,手里握着那镯子,久久不能回神。

迦夜在旁看着她,行!

夫人是没救了,必然是把旁人说的风言风语听进去了。

迦夜叹息一声,将云邪手里的那镯子全都买下了,然后拉着她离开。

这一路上,迦夜没有控制自己的速度,完全是带着她奔离了月神海城。

这个地方,她不再适合呆下去,要不然,难保她不会又因为心里的负疚而去插手别人家的事。

迦夜如今的实力,虽然只有一成的实力,但他依旧完全可以御云而飞。

带上云邪,根本不是问题。

在云端上,他没有说话。

云邪知道自己刚刚怕是惹他不悦了,主动的环抱着他的腰,“生我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