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ios二维码链接

就在司马霁月的话音落下的刹那,院子里顿时死寂一片!

慕容长欢抽了抽嘴角:“……”

——没、没脸见人了!

司马卿鸿动了动眼皮:“……”

——竟、竟无言以对。

炎国公主抖了抖腮帮子:“……”

——听、听不下去了!

默了好一会儿,见着没有人吭声,司马霁月不由微勾嘴角,抬眸在司马卿鸿和炎国公主目瞪口呆的面庞上扫了两眼,尔后继续恬不知耻地追问道。

“三皇兄还有什么事吗?有事就快说,本王毕竟是有家室的人,比不得三皇兄孤身一人那般清闲……”

闻言,司马卿鸿默然不语,膝盖直直地中了一箭,表示单身狗的内心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等不到他的回话,司马霁月转而又望向炎国公主。

“公主呢?若是没什么要紧事,就不要随随便便跑来九王府,不能因为你自己的感情生活不顺利,就来打扰别人的幸福生活……”

逆光唯美少女出尘如精灵

一句话还没说完,炎国公主面色一赧,立刻矢口否认,打断了他!

“谁、谁本公主的感情生活不顺利了?!你不要乱讲!”

“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司马霁月微挑眉梢,口吻听着甚是笃定,“你若是同侯府四少爷亲密无间,恩爱缠绵……又怎么会有这般闲情四处乱跑,多管别人家的闲事?”

听到他这样强词夺理,颠倒是非,炎国公主一下子更急了,赶忙又回了一句,语带七分愤慨,三分不屑!

“哼!麟风他可不像王爷这般随心所欲、玩忽职守,说不上朝就不上朝……白日里他公务繁忙,自然不会成天同本公主腻在一块。”

话音落下,司马霁月即便端出一副恍然的模样,接口道。

“原来是因为被未婚夫婿冷落了,公主才耐不住寂寞,找了别的男人作陪……难怪,本王原先还有些奇怪,你怎么会同三皇兄一起过来……“

“你!”

炎国公主登时竖起眉毛,被他气得不行!

奈何越描越黑,却是怎么也说不过九王爷的那两片嘴皮子,到底还是一跺脚站起了身,憋着一肚子的怨念气冲冲地走了开!

并在心底下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来九王府了!打死也不来了!

目送炎国公主甩袖走远,司马霁月轻嗤一声,不以为意,继而回头看向司马卿鸿。

气走了一个,还有一个。

也亏得他脾气好,没有当场就翻脸,别以为他不知道这两个家伙找上门来是为了什么!

他能耐着性子同他们好声好气地讲话,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若不然……换个脾气暴躁点儿的主,哪有他们进门的份?只怕早就放狗咬人了!

“三皇兄……”

半眯着眼睛,司马霁月刚要开口说话,就见司马卿鸿不紧不慢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尔后不急不缓地从嘴里吐出三个字。

“本王走。”

司马霁月幽幽一哂,也不同他客气,直接下令吩咐了一声。

“来人,送客!”

“是,王爷。”

晓得院子里的气氛不对头,下人自是不敢怠慢,闻声立刻快步迎上前,慌慌张张地将司马卿鸿引出了院子。

一直等到司马卿鸿走没了人影,司马霁月方才收回视线,凤眼之中眸色幽幽,不知在想些什么。

慕容长欢看了他一眼,试探着问了一句。

“你好像……很讨厌三王爷?”

却见司马霁月摇了摇头,否认道。

“不讨厌。”

“那你刚才干嘛那样对他?”

“那是因为他不该插手六皇弟的事。”

“可是……他们两个毕竟是兄弟,想要让他袖手旁观,对六王爷的事置之不理,好像也不太妥当吧?”

闻言,司马霁月眸色微紧,沉默了片刻,继而才从薄唇里缓缓呵出一声轻叹。

“他跟本王……也是兄弟。”

慕容长欢还想说些什么反驳的话,但见他心情郁郁,顿了顿,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看得出来,其实司马霁月还是很在乎这个三皇兄的。

至少在司马霁月的眼中,司马卿鸿跟其他的皇子不一样,否则他刚才就不会多费唇舌,同他说上那么多的话,甚至还要刻意讽刺几句。

便是因为在乎,见到司马卿鸿站在六王爷那边,甚而不分是非黑白地为其奔走,司马霁月才会心生不快,故意拿话刺激他。

慕容长欢不知道他们之间有着什么样的过往,才会让司马霁月如此看重这个皇兄,她只知道……宫门无情,在立场的敌对之下,兄弟之情不过是场镜花水月的幻象。

但即便如此,她还是隐隐怀抱着期待……不希望司马霁月的念旧最后演变成他的一厢情愿。

自从司马霁月和司马凤翎大打出手,干了一架之后,一连几天,皇宫内外都是风平浪静,再没有什么新的八卦和进展以供茶余饭后的消遣。

唯一同往常不一样的是,六王爷一直没有上朝,仿佛害了一场大病,就此在朝堂上销声匿迹。

众人对此自是议论纷纷,颇有微辞,但陛下不曾开口提起,众人便也不敢多做置喙。

一开始,慕容长欢也没将这事儿放在心上,时间久了,向日葵ios二维码链接却是下意识会朝司马凤翎原先站着的那个位置瞄上两眼,每每都只能见到空荡荡的位置,叫人心下有些不是味儿。

说不清楚是个什么样的滋味,像是松了一口气,又像是心存不安,明明是对方做了过分的事,但若他就此消失,便又成了她的不是。

慕容长欢不是很喜欢这种感觉,想着能得到六王爷的近况也好,是死是活,总要让她有个消息。

不过,之前发生了那样的事,她也不可能亲自去六王府过问。

想起来之前司马卿鸿命人送了一封书信到妙手回春馆,想要约见她,因为他的身份,慕容长欢原本是不打算去的。

眼下,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去一趟比较妥当。

一来可以了解六王爷的情况,二来,也能打探打探他跟司马霁月之前的情形,知道他们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