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视频接进入18

湛蓝的电浆团划过天空,将感染体烧成灰烬。

距离病毒落地不过两天时间,这种代号奇美拉的病毒进化程度就已经让跟着队伍的病毒学家一脸怀疑人生。

感染三小时,开始失去理智和意识变异,感染六小时,出现附生物,身体形态转化,附生物转化为坚硬的角质层。

而现在,这些病毒感染体又进化出了分工不同的兵种,上身变为尖刺的突袭者,浑身长满黄色卵囊的自爆兵,最为关键的是,这些感染者有了统一的指挥。

“长官,这里可能有点吵,要不你坐会!”提着两杆能量机枪的军团给费舍尔放下一张折叠凳,接着自己一跃而起,双持机枪,一台机器人就封锁了一片区域。

高大的c12主战机甲更是勇不可挡,头部的能量主炮和右肩的八发导弹仓率先荡平了数个大的集群。随后两台c12更是直接发挥自己身高马大的优势,用左肩的机械臂玩起了拆迁。

“你们轻点,你们轻点……”几个科学家都快哭出来了,这些可都是活生生的样本,虽然他们没权力要求费舍尔给他们抓活的,但是跟在机器人屁股后面捡一点样品什么的还是可以,毕竟费舍尔也说了,你们作死我可不会理会的。

………………………………………………………………

“父亲,你抛弃我了吗?”

抱着雄心壮志的索尔跪在自己的锤子前,对于耳旁的枪炮声充耳不闻,他的锤子变了,不认他这个主人了!

“父亲!”随着他的一声怒吼,天空落下一道惊雷,似乎在宣泄着不满。

“长官,要看看他吗?”一名士兵问道。

清纯水果mm清澈大眼俏皮写真

“没事,那些家伙不敢过去!”费舍尔摆摆手,雷神之锤自带的能量场已经在索尔身边开出了一道保护伞,六十米内百毒不侵,好几个感染者想混到索尔身边,结果还没靠近就自己化作焦炭。

冒出来的感染体越来越少,最后甚至开始了后退,他们聚在小镇郊外的一栋独门小院的位置后就不在后退,而是不断的对靠近的士兵嘶吼示威。

“零号病人!”看到感染体的这般做派,几名病毒学家恍然大悟,然后拦在准备发射燃烧弹的费舍尔面前,“别打别打,病原体一定在这!”

“…………”费舍尔看着这几个老头一副撒泼打滚的样子,只能哭笑不得的让c12把炮收回去。

“军团,上!”费舍尔大手一挥,将武器丢下的军团两条合金手臂弹出两柄利刃正欲进攻,就看到一心寻死的索尔越过防线,一头撞了过去。

“啊啊啊啊!”

在众目睽睽之下,索尔直接展现了表演了一套手撕感染者的节目,拳打突袭,脚踩自爆,就连一个因为轰炸进化出坚硬甲壳的冲撞型感染者也被他举起拳头活活打碎了甲壳。

“他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有可能是他马没了!”

费舍尔看着正抱着最后一个重甲怪物饱以老拳的索尔,突然感觉街角貌似有人在看着这边的动静。

只不过当他转过身去,并没有看到什么人。

“长官,零号感染体已经回收完毕!”

“好,开始清理现场吧!”费舍尔看着那个被密封容器装上车的狰狞怪物,满意的点点头,任务完成!巨神拿下一分。累昏过去的索尔两分!

………………………………………………………………

洛基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军营,他也没想到索尔被放逐之后,会在这个奥丁视为重要节点的星球闹出这么多乱子,不过这倒是给了他一个好主意。

“为什么,我看到你们一点也不意外?”回到军营后,看着两架鸠占鹊巢的昆式停在渡鸦的一旁,不由得吹了一个口哨。

“因为这也算我们神盾局的任务!”一身戎装的玛利亚希尔背着手站在车队前,高昂着脖颈,像一只骄傲的白天鹅。

“哦,那你们怎么不行动啊?”完成洗消的费舍尔提着头盔语气不善。

“在那!”玛利亚指了指被装在卡车上的密封箱,顺带着将一份总统令亮了出来。

“你们这是抢了cia的货啊!”看到上面的章子和签名,费舍尔倒也不意外,反正巨神没什么损失,也就是打出去几百万的弹药,这点花费直接从美军军火库里补货就行。

“不客气!”玛利亚希尔大手一挥,科尔森就带着同样穿戴着外骨骼装甲的神盾特战队就走了过来。

“祝你们成功!”

神盾局知道这事费舍尔不意外,毕竟国民警卫队都以核辐射为由封锁州边界了,但是神盾局想要病毒这玩意做什么,费舍尔用屁股都能想到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我能问问你们要拿奇美拉病毒干什么吗?”看着冒着冷气的箱子被塞进昆式的机舱,费舍尔忍不住多了句嘴。

“奇美拉?你是指黑光病毒吗?我们会研究出疫苗,并且研究出有关于它的各种属性…………”

“以及这玩意在军事方面的应用?”费舍尔挑了挑眉毛,这些家伙还真敢想啊!

“咳咳,费舍尔先生,神盾局是负责维护世界安与稳定的一个组织,我们研究病毒武器也是为了更好的保护世界!”玛利亚希尔也是久经沙场的老官僚了,官话套话说的很是熟练,一看就没少开会!

“我懂,我懂!”费舍尔将头盔丢给一旁的士兵,然后依靠在装甲车旁,“那问你个私人问题,下周末有空吗?我们一起吃个晚饭?”

…………

“不约就不约,干嘛甩脸子啊!”悻悻而归的费舍尔撩开帐篷的门帘,一边咕嘟着一边走向自己的桌子,他记得桌子里还有盒古巴雪茄!

“很不错的品味!”费舍尔点着雪茄之后,身后突然传来一个轻佻的声音。

“为什么你们这么喜欢不请自来呢?”叼着雪茄的费舍尔转身,看着坐在自己凳子上的洛基,语气带上了一丝的不耐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