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导航首页

“动作快!”渡鸦的副驾驶抓着type2型冲锋枪,不时朝远方模糊的人影放两枪过过瘾,在他的头顶还有一门渡鸦的自卫遥控尾炮也在一刻不停的咆哮。

此时电磁脉冲的影响时间已经过去,瓦坎达人的护盾和通讯都已经恢复,在回过神来的指挥官的命令下,瓦坎达人乱哄哄的朝着撤离点包夹了过来,不过好在撤离行动也到了尾声,四架渡鸦运输机足够将所有人都运走。

“没落下人吧?”

“没有,能喘气的都在这!”

“ok!”副驾驶毫不客气的从救上来的这些家伙身上踩过,回到驾驶舱。

“收容完毕,可以起飞!”

“收到!”飞行员关闭舱门,接着四架渡鸦运输机就顶着四面八方射来的炮火冲天而起,两台离子推进器在夜空中,拉出两道粗大的白色尾迹。

“罗洛,那些家伙有飞机!”发觉己方火力无效的瓦坎达士兵看向带领他们的长官,他们的老大维卡比早就回到首都和女朋友嘿嘿嘿了,现在指挥他们的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层武士。

“我们也有!”被叫做罗洛的黑哥气呼呼的丢下自己的长矛,他刚刚打了几十枪,一发没中,现在站在小弟面前感觉很没面子。

“快快快,把那些家伙打下来!”

很快数架瓦坎达飞行器从草原后方的丘陵升空,追着渡鸦号运输机直上云霄。

“欢迎各位乘坐本次航班,我是本次机长罗德里克上尉,接下来本机将会在三十秒内爬升至六万英尺,过程可能会有些波动,此外本机没有呕吐袋,如果有谁晕机请打开窗户!”渡鸦号里,驾驶员还在嘻嘻哈哈的说着笑话,下一秒,两道粒子束就擦着机身飞了出去。

粉红甜心穿舞蹈服轻轻踮脚展现柔软身段图片

“该死,cky13,这里是猎鹿犬,他们追上来了!”通讯频道里传来了另外一架运输机驾驶员的大骂声。

“各机注意,保持队形,尾炮不要停,继续爬升,让他们追!”长机很快就下达了命令。

巨神飞行员还不知道瓦坎达的那几架飞行器此刻也在骂娘,大家都在垂直往天上爬,为什么你们都速度还在增长,再加上渡鸦号尾炮发射的弹幕太密集,红色的曳光弹遮天蔽日,糊满了他们的视线范围,使得他们也没法瞄准(没有头盔瞄准器只能靠飞机的hud瞄准)

“这不对劲啊!”看着不断攀升的高度,有瓦坎达飞行员反应了过来,这都爬到五万英尺了,对方怎么还没减速?还在往上爬?

“不对劲什么,接着追,我们的装备可比那些家伙的先进多了!”他的同伴将推进器功率开,试图拉近双方的距离,但当双方爬升到八万英尺时,瓦坎达飞行员发现自己的座驾再爬不上去了。

“该死!”看着推进器因为推力不足发出警报后,这几名驾驶员只能愤愤的乱打一气,然后准备返航,毕竟如果再追下去,他们就要失速了。

只不过他们想走,但是某人不这么想,就在瓦坎达人开始返航时,四枚速度超过了50马赫的导弹让他们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命中了两架飞行器。

“该死,他在哪?”瓦坎达飞行员惊恐的发现自己的飞机对于攻击来源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散开,散开!”原本紧凑的机群立刻散开,但无济于事,第二波四枚导弹再次命中了两架飞行器,剧烈的爆炸直接撕碎了机翼和半个机身,只留下一截被炸的焦黑的振金逃生舱,这算是整个飞行器最坚固的部位了。

“它下来了!”逃生舱里的飞行员总算看到了袭击自己的罪魁祸首,那是一架体积要大很多的类似f35样式的战斗机,在机首下部的位置画着一个巨大的,旁边还有它的名字“tigr”

“下来了就好,大家上,干掉这家伙!”剩余的瓦坎达飞行员摩拳擦掌的调转机头,扑向那架不明战机。

“我讨厌有钱人!”费舍尔看着正在下落的逃生舱,嘴里碎碎念着,但是手里可没停,胡狼战斗机的弹仓因为设计原因只能下挂八枚导弹,不过机首倒是可以下挂两套机炮系统,再加上力大砖飞,明明要比瓦坎达飞机大几倍的胡狼却比自己的对手要更加灵活。

看到有个家伙想不开要和自己对头,费舍尔立马将武器调整为50脉冲炮,接着在四公里的距离上打爆了这家伙的座机。

“头,六点方向!”军团大声提醒道。

“我看懂了!”费舍尔收油门,将机翼打开,接着中部的矢量引擎动力开,胡狼战机直接在原位置调转了180度,接着费舍尔动力开,胡狼反身咬在了这架瓦坎达战斗机的六点方向。

武器切换为20电磁炮,接着丰费舍尔踩右舵,胡狼桶滚躲开来袭的炮火,操控胡狼侧爬与另一架敌机交错后,抓住了一个射击窗口,扣下了扳机。

密集的弹丸接二连三的击打在那架瓦坎达战机上,将复合装甲撕裂开来。

“还有两架!”

知道自己跑不掉的瓦坎达飞行员也放弃了逃跑的打算,两架战机紧密合作不断的试图咬住胡狼的六点,结果费舍尔一边螺旋爬升一边把这两人往高空带,其中一架飞行器因为驾驶员承受不住过载飞到一半就栽了下去,只剩最后一架还在紧追不舍。

“头,我得提醒,我们这玩意是失不了速的!”军团看到不断爬升的费舍尔,知道他的打算。

“没事,我可以手动模拟!”眼前已经是近地轨道的美妙景象,费舍尔看了一眼身后的追兵,对方再也爬不动了。

“就是现在!”在瓦坎达飞行器因为失速坠落时,胡狼再次翻转,轨道炮火力开,如同一把链锯将这架飞行器劈成了两截。

“看吧,这就是吹哥的实力!”看着正在向下坠落的逃生舱,费舍尔也没客气,直接追了过去,在挂着降落伞往下掉的逃生舱边来回转起了圈。

“军团,准备一下,我们去抓肉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