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live在线观看

弟弟阿宝在出生几天后,终于不再用到了喂母乳的时候才抱回来,而是完全回到了母亲的怀抱。

小家伙勉强能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却知道通过气息来分辨亲昵的母亲,整天像个小佛爷似的四仰八叉、舒舒服服地躺在妈妈怀里,饿了哼唧两声,自然就有奶奶喝,生活不要太美好。

阿元却有点看不过去了。

漂亮乖巧的妹妹突然变成弟弟不说,还整天霸占了妈妈的怀抱,离了妈妈任谁都难得上手,活脱脱一个小粘人精。

实在太讨厌了!

阿元在心里愤愤道,顺便忍不住考虑,要不要把弟弟抱出去送给别人算了……当然,想法只是想法,阿元的计划没有实施的可能,每天姜锦跟弟弟阿宝周围都围满了人。

这其中,除了顾家人,和姜锦的朋友进进出出,还有乔诗语特意请来的三位经验丰富的月嫂,一位照顾姜锦,一位照顾阿宝,还有一位则是特地做月子餐的,每天都有不同的营养搭配来帮助姜锦恢复调理身体。

在医院住了几天,姜锦顺利出院。

这几天,来看姜锦的人数不胜数,她从住院那天消息就传出去了,整个四九城都知道顾家的小儿媳妇要生孩子了,亲近的要走动,不熟的也想巴结,这也就造成了姜锦病房的门庭若市。

到后来,顾寒倾不想姜锦受到打扰,如冷面门神站了出来,严词拒绝了所有探访。他这性子也不是一天两天,各路人马也算是习惯,仅是露面送礼,心意到了即可。

出院那天,姜锦更是一副首长出巡的架势,浩浩荡荡的几个车接连进了杏花巷,把整个胡同堵了个严严实实。得亏这巷子只有姜锦一户人家,不然邻居街坊就该怨声载道了。

姜锦住院一周,家里也简单布置了一下,添了一些温馨的孩子气东西,地上铺满了垫子,方便阿宝爬进爬出,还有一堆适合这个年龄孩子的玩具、书籍、音乐CD等等。

茶园芬芳清纯和服美女图片

仿佛整个闲云山房都在围着这刚出生的小丑猴转悠。

姜锦担心阿元会不开心,误认自己受到冷落,便花了大把大把的时间陪着他。

这下子,反倒把顾寒倾给冷落了。

这天。

姜锦才送走了私人健身教练,从健身房出来,还没来得及换衣服,突然斜里伸出一只大手,把她拽到黑暗角落,牢牢压在墙壁上。

姜锦早有预料,带着笑意迎上对方灼热的目光。

“做什么?”

顾寒倾低笑一声,凑近她耳边说了一个字。

姜锦腾地红了脸,使劲儿捶了一下顾寒倾的肩膀。

可惜这点力气就如隔靴搔痒,教顾寒倾还觉得不够,大掌落在姜锦后腰,滚烫的掌心透过运动服都能感受到。

姜锦往后仰了仰:“别,我身上有汗。”

顾寒倾也不吭声,手掌反倒在姜锦后腰上轻轻揉了起来,力道不轻不重,恰好能在姜锦脊椎骨带来一阵酥麻,顺势往上直直窜上天灵盖,让她浑身一个机灵,手指捏紧,脚趾卷起。

昏暗角落里,顾寒倾深刻俊秀的脸,就像是冰冷的雕塑,眉眼之间是挥之不去的肃穆冷淡,难以言喻的禁欲感当真是帅人一脸鼻血。

姜锦就算看再多次,也依然会忍不住沉沦在这绝色男颜中。

偏偏他现在还能一本正经地来一句:“运动之后,适当的揉捏才不会让肌肉酸痛。”

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也是没谁了,姜锦嗔怒地推了他一把,顾寒倾巍然不动,俯首凑近她。

“我的手法很专业,要不要试一试,夫人?”

“滚。”姜锦的怒喝反倒跟娇嗔似的,惹得顾寒倾越发靠近几分,两人呼吸都交缠混合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吃素许久的顾寒倾,正准备开胃尝尝肉味儿的时候。

“妈妈!”

阿元的声音由远及近,似乎正从走廊的另一头跑过来。

姜锦可不想这一幕被儿子看去,做了不好的教学示范,赶紧推了顾寒倾一把,让他退开。

顾寒倾偏不:“父母感情和谐,有助于孩子身心健康。”

姜锦无语,这歪理还一套一套的。

两人还在拉拉扯扯,阿元却已经跑近了,听那声音俨然只有几步的距离。

顾寒倾突然往里面挤了几步,把姜锦牢牢实实地压在墙壁上,跟石头般坚硬的身体,压在姜锦娇若无骨的身板上,那才叫一个……唔,难以言喻。

他们所在恰好是一个角落,前面是一方玻璃温室,里面养着一丛翠竹,灯光打得透亮,反倒让旁边的玻璃后形成一块黑暗之地,又有墙壁的阻挡。

这算什么,传说中的灯下黑?

顾寒倾这一藏可谓是严实无比,阿元在这里走了两三圈都没能发现,也不知道嘟哝着什么跑远了。

姜锦刚把顾寒倾推开,大气都没来得及喘,就被堵住唇。

好吧,这才只是开始而已。

两个小时后,姜锦顶着一张红通通的脸出现在阿元面前,确切的说,是阿元找到了姜锦。

“妈妈,你是运动太累了吗?”阿元自以为了解地递上水杯,“这是淡盐水,专门补充体力的!”

姜锦脸颊一烫,忍不住低声骂了顾寒倾两句,还是没好意思拒绝儿子的好意,接过水杯。

补充体力?咳咳咳!

“妈妈你怎么了?”阿元小脸满是担忧,还以为姜锦被水呛了。

姜锦摆摆手连忙说没事,牵着阿元的小手离开,反正着话题是不能继续下去了。

她回了房间洗了澡,脸上的绯红才逐渐褪去。

回到客厅,顾寒倾大刀阔斧地坐在沙发上,正在翻看什么。

看他冷肃的侧颜,方才失控红眼的仿佛不是他。

真是会伪装的男人……姜锦在心里嘀咕着,走过去。

“在看什么?”姜锦垂眸,有些意外,“新华字典?”

“嗯,给阿宝取名字。”

姜锦恍然,这才想起阿宝除了起个小名以外,大名还没定呢。

粗心的妈妈意识到要快点挽回自己的错误,热情地凑过去:“看好什么字了吗?爸妈又有什么意见没?”

“我们决定就好,或者说,你决定就好。”

姜锦笑眯眯的:“我觉得都行。”

“那就这个字吧。”顾寒倾的手指落在其中一字上。

姜锦凝目一看:“昭?”

“嗯,姜昭。”左手live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