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琴海直播下app载

“吃住不打紧,男人家,随便哪里有块地方就能凑合,有点吃的饿不着就行,亲家母,女婿怎么就成了现在的这幅样子,你还知道些什么事啊?”洛长河认真问道。

“是啊,婶子,是不是出事之前,妹夫和别人发生了口角?”洛仲也急忙问道。

洛长河知道老二这孩子最细心,脑子最灵光,所以也看着洛仲说道,“老二,你认真的听你婶子的话,好好的思索一下,看看有什么可疑的地方,七梦现在太过伤心了,怕是没时间考虑这些事了。”

洛仲应声之后,便接着听着苗秀兰讲述自从一家人搬到这边来之后的事情。

那父子三人也听的格外的认真,这时候房间内的洛梦,依旧抱着陶然,她的神智还是有些恍惚。

陶然看到洛梦的样子,十分的心疼,想当初,她还觉得洛梦和寻常女子不同,不会轻易的付出真感情,也不怎么对叶春暮在意,可是事到如今,陶然发现,洛梦这孩子是不动情则已,动了情就是要了命。

“七梦,不管怎么样,你都要振作起来,干娘知道,你是无论如何都不会丢下春暮的,因为你是个有情有义的人,是吧?”陶然温和的说道,并且很温柔的轻轻拍着洛梦的后背。

洛梦自然是想都不想的嗯了一声。

“既然这样,春暮是吉人自有天相,只要好好的医治,肯定会好起来,可是你也知道,医治的话,是要花银子的对吧?咱们家里只有你是懂得赚钱的,所以,为了春暮的药费,你也要打起精神来啊。”陶然再次的安慰说道。

洛梦再次的嗯了一声。

“还有两个孩子,干娘也老了,虽说平常的事情可以自理,可是想要找份零工,怕是也没人愿意用干娘了,所以啊,你一定要撑得下来,好么?”陶然双眸里满满的慈祥,她的眼底当然是更多的心疼。

洛梦的眼神依旧很呆滞,但是她将目光放到了陶然的脸上,断断续续的说道,“干娘,我不会垮,我要赚钱,给他治病。”

白色简单又美好

“这就对了,咱们一大家人都会一起努力度过这个难关的,干娘跟你说,你爹知道自己的错误了,你大哥二哥也来这帮忙了,所以,你更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咱们把春暮的病治好,还要找到那个挨千刀的恶人,这个仇一定要报。”陶然鼓励洛梦说道。

陶然明白的很,人的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只有用那些她还在意的事情去吊住她的精神,这样才能挽回她的性命。

“七梦啊,干娘知道你心里难受不想吃饭,但是你要吃饱了饭,才有力气去做事,才能赚钱才能给春暮报仇,你明白么?”陶然说着说着,只觉得鼻尖一酸,她忍不住的别过头,两行清泪悄然滑落。

“干娘,我记住了。”洛梦虽然恍惚,却也能听的进陶然的话。

多半天的时间,说过去就过去了。

经过家里人的叙述之后,洛长河父子三人也算是明白了个大概齐的过程,但是现在正值秋收的时候,所以,在经过商量之后,洛伯自己回了福上村,而洛长河和洛仲暂且的留在落日镇叶春暮的新家里。

半天时间过去了,不但后院里大家商量有了结果,连前院百货店里,都议论纷纷了。

大家都在猜测着后院里发生了什么事,因为大家似乎从来没见过后院有那么多人,且那些人的面色都那么的紧张和苦闷。

小六子到了中午的时候,又去前面打扫卫生了。

“小六子,你师父家里出了什么事啊?”秋菊格外喜欢八卦,见着小六子扛着笤帚过来,她忍不住的上前问道,并且伸手从茶盘里抓了一把南瓜子,给小六子递过去。

“没什么大事,谢谢秋菊姨,我不吃这个的,男孩子怎么能吃碎嘴的东西,女孩子才吃的。”小六子调皮的笑了笑,并且拒绝了秋菊的问话。

虽然大家都很有兴致想知道后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爱琴海直播下app载并且有人还想去后院探望,但是都被小六子用各种借口给拒绝了。

小七拿着扫把,坐在门口的老槐树下面,看着哥哥和那些大人们嘻嘻哈哈的聊天,他皱着眉头有些想不明白。

小六子终于从百货店内出来,他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当他来到老槐树下面,蹲下身子的时候,更是轻轻地叹了口气。

“哥哥,你说师父会死么?”小七很认真,且脸上带着疑惑的表情的看着哥哥问道。

小六子的眼神也是复杂的,他嘴巴扁了扁,“这件事,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是不想让他死的,毕竟——”

“哥,你以前不是跟我说过,这个世界上的人,只有我们兄弟俩才是能互相信任和依靠的么?”小七盯着哥哥问道。

小六子的眼神里有一丝的伤感,然后仰着头,眯着眼睛,透过老槐树那繁茂枝叶的罅隙,看到那丝丝缕缕的细碎阳光,他有些迷茫的说道,“是啊,以前是这样说的,但是我现在也有点说不好了。”

“为什么?”小七很快的追问。

“以前坏人太多,那些打骂我们的,那些追赶我们的,当然,那些施舍给我们饭菜的人也是好人,不过,他们肯定不愿意一辈子接济我们,还有,他们对我们不过是怜悯和同情,但是那种感觉——我也说不好,反正——”小六子说着,双手掐了掐额头。

小七见哥哥都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意思,他就更加的迷茫了。

“小七,你有没有想过爹娘?”小六子突然扭头问道。

小七一怔,因为他曾经偷偷的想过这个问题,尤其看到别的小孩被打的时候,有自己的爹爹保护,而还有很多的小孩,有娘的疼爱和笑脸,不过,他总怕哥哥担心,所以即便曾经想过,他也没有跟哥哥提起过这件事。

然而,今天哥哥却主动的询问这个问题,并且是哥哥从来都没有提问过的事情,小七总觉得哪里怪怪的。